敢于失去,也是另外一种得到

01

人生对人最大的教化,莫过于让他们接受人生设定。

可变化才是永久不变的东西,好的世界则源于总有人不断对既定存在的事物产生好奇,迁徙是干嘛呢,淘汰旧的弱的东西,包括旧的弱的自我。

你甘于画地为牢,坐井观天,就只好继续在井里呆着,做沉默的嗷嗷待哺的大多数。

所以,主角们常代表我们,善于发出最后的吼声,而后向他的人生设定发起挑战,他们的高光时刻,常是在最愤懑处的绝地反击,作品带给我们的除了心灵震颤,最过瘾的,莫过于心如钢铁,用实力打脸,尤其是面对那些“你不行”。

02

我心里敬佩的人,我最终都没有向他们主动表达过。

比如,创业的那个,正在朋友圈里晒自己公司新址的挂牌仪式。

眼看他举重若轻的,把公司从几个人做到几十个人,从二十平米到四百平米,公司的招牌一换再换。

此刻他说:“要为房租加油了。”

他不常抱怨,没有说过自己的理想,很少在朋友圈展现内心。有时候大概觉得枯燥了,就发一些古旧的东西,小时候住过的房子,青春期成长过快迅速变短的显得空荡的裤腿。

偶尔路过了老单位,就仰望着看了看,说,那段日子啊。

之后没有详细描述。不过是,别人不想加的班,他加了,每个春节,总是他在守着。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正是这样,比现在瘦,看起来平静,两腮无肉,又很沉默,闲时抖着腿,哼着小曲,看起来不会有作为的样子。

到现在,我收回我当初的判定,以及暗暗地佩服他,虽然并没有说出口过。

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去努力改变;想过另外一种生活,就当机立断的开始,从来不在自我设限里打转转。

和世界的交道就是,你不想理我,我偏理你,你看不见我,我就跳起来,让你看到。

这是他教我的事,也许他并不知道,对自我有把控的人,较少关注周遭人的眼光和观察,他三步两步的,像在做顺水推舟的事,直到后来我们喝喝小酒,谈谈人生,他没有总结的那么好,我替他总结了。

他的说法是:我为什么——不能——按照——自己设定的方式,去生活?

我爱他这种简单粗暴直接不听信命运设定的表达,关键是,还有做法。所以,我总是坚定地为那些过山车般扭转自己人生轨迹的人鼓掌。

辞了工去学做西点的,到美国读书的,去日本过避世生活的,好好的突然就放下一切奔向异国爱人的,开始不断迁徙着生活的。

他们让我看到生而为人的希望,也用来提醒我,即便是被裹挟的人生,必须要有像那些主角突然勇猛的高光时刻。

而人生的转变,并不靠鸡汤获得,不靠听从道理获得,甚至不靠身边的人励志获得,惟有,靠日有寸进的改变获得。

所以说:没有未来,现在就是未来。

他们的每个决定,在那时那刻都看不到结果,只是在看不到结果的时候,难免好奇。

攀山,爱人,举重,过关,与人为敌为友,化敌为友,都是当下要做的,变成慢慢水落石出的未来。

03

“你有多久没有奋不顾身过了?”

你敢去徒步十公里吗?

你敢去挑战下过山车吗?

你敢去向喜欢的人表白吗?

你敢离开现在相对舒适的环境吗?

每个你的不敢,都只是为了证明你此刻的安全。

三十岁前我把不敢当借口,现在却要把不敢当成突破自我的方法。

人生的无趣在于,竟没有什么事情让你愿意倾其所有,那些曾让我们心心念念的,最后都依靠获得变得不过如此,多无聊啊。

所以写作是,跑步也是,乐趣在于,将自我调到可控的范围之外,看看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崩溃也罢,痛苦也罢,只是人生设定之外,有趣的体验罢了。

我钦佩的另一个人,是一个被我称作用身体细胞活着的家伙。

我在上班的时候,他就去各地漫游,晒过的太阳,淋过的雨,经过的凶险,他都没有一一对我讲。

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但不妨碍我欣赏他的活法,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并无差别,关键只在于,你是否放下了既有,并在迁徙中不断丰富自我。

看很多人变得更好,并不能让自己变得更好。

听很多人关于寻求自我最终获得答案的过程,不如自己亲身尝试一下。

我能想到最好的人生,就是每个阶段,都完成必要的和不必要的挑战。
而所谓的收支平衡,只是一句安慰自己的话。敢于失去也是另外一种得到。

去试试突破下吧,也许,你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但也没自己想的那么糟。

04

有朋友说,这几天都快被你的新书刷屏了,看起来像是动用了无数的资源。

但只有我知道,私交也好,求助也罢,发出去的每一句话,都在耗费之前的积攒,而此刻拿回来的帮助,也必将记得,并通过更长的时间偿还。

除了感恩,还有更多的是,我是否对得住这些帮助。

有更小的作者抱怨,为什么没有得到更好的协助和资源,我苦笑着无法说话。

当没有资源可用的时候,最好先把自己变成资源。没有大腿可以抱的时候,孤身一身没有援助的时候,看起来好像全世界都有负于你的时候,最好的挣脱和清醒,就是问问:你自己为自己做过什么。

人生是一场不靠鸡汤的伟大迁徙,要不破产,只有忠于自我,默默赶路。

···

作者 | 丁丁张,媒体人,畅销书作家,现任青春光线总裁。曾出版《人生需要揭穿》、《世界与你无关》、《永无止尽的约会》。本文摘自丁丁张《永无止尽的约会》。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