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中最好的距离……

七夕的故事,是你在这边、我在那边,远隔万千星河仍然互相牵念。

情感中的距离往往最难把握,太近会模糊自我,太远又不够亲密。今天我们请到特别“热爱妇女”的知名作家冯唐与德芬对谈——亲密关系中最好的距离。

亲密关系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文 | 张德芬

七夕让我来写这个话题,实在是有点情何以堪。我在感情上一路失败,以至于今天还是个单身狗。还好我不介意谈论它,所以,反而成为大家的错误示范,可以引以为鉴。

最近听说一个比喻,两个人的缘分就像一管牙膏,是有限的。珍惜的、感恩的慢慢挤,可以让两个人的缘分源远流长。如果大力的挤压,很可能寿命就短。

我也曾经在微博上发表过一首诗:

他们说
你是来修炼我的魔
我说
你是来成就我的佛

你我的缘分
那么深重
却在一夕间
被我们烟花般地挥霍

再回首

已是百年身

这说明了,我以往认为的理想关系,应该是亲密无间、无话不谈,所以,我最珍惜的一段关系,被我像烟花般的挥霍殆尽了。

亲密关系真的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两个人如果太亲密,其实会演变成一种“共依存”的关系——我依赖你来填补我小时候的创伤,你也是。甚至变态到,你有问题(酗酒、上瘾、心理疾病、财务等问题),我拯救你。你靠你的痛苦找到存在感,我靠拯救你来刷我的存在感——这是最不健康的共依存关系!

我们人类不同于动物就在于我们有大脑皮质层(动物只有旧脑、新脑),是最新发展出来的脑部功能,可以理性思考,逻辑思维。但是如果两个人太亲密,失去了距离感,就会不自觉地把自己最赤裸裸的动物本性完全展现,大脑皮质层会失去作用,只靠旧脑和新脑运作了。

这样一来,不但双方无法尊重彼此,更会把许多儿时受创的经验投射在对方身上,误认为对方就是小时候虐待你、亏欠你的那个恶劣父母,这时候两个人之间的帐就算不完了。

所以亲密关系之间一定要保持适当的距离,让彼此心里上的依赖减到合理的程度。那就是:我没有你也可以活,你没有我也可以过得很好,但是我们彼此知道,我们在一起是会为彼此加分的——我们是陪伴,不是依赖。

在一起,一切都对

文 | 冯唐

恋爱的形式不同,就好像做爱的姿势不同一样,并没有固定方式,也谈不上哪种形式最好或者行不通。

我有个好朋友,支持他的妻子去伦敦求学两年。这些没有妻子的日子,他靠食用外卖为生,有时来我家蹭口新鲜的蔬菜。他越来越瘦,隔着衣服都能看到突出的肋骨,眼睛却越来越亮,熠熠发光。他消瘦也许是来自营养不良,但眼睛里的光并不是因为不良嗜好,而是再正常不过的爱好——读书。

每次我提到一本没看过的书,转天来家吃饭他就已经读过了。那些我不曾听过的看过的书都从他那里听说。据说他的妻子也陶醉在伦敦美好的文化传统与气氛中。

在一起时,分一瓶酒;不在一起时,完美自我。两个人相处很多时候都像一件衬衫,不仅要熨的无褶完美让外人看起来舒服,更重要的是自己穿上身的妥帖舒适。如果硬要选择我还是会选择自己舒服。

对于异地恋,我奉持《冯唐诗百首》中的态度——

在一起,
一切都对,
一切;

不在一起,
一切都不对,
一切。

还好我是早已练就了乘坐飞机的金刚不坏之身。365天飞165次是常态。空间不是问题,因为我会飞,哪怕是不停地飞。

张德芬提问冯唐 | Q&A

1.

张德芬:你是很多人的男神,你怎么处理亲密关系中伴侣的安全感问题?

冯唐:找一个精神强大的伴侣,比在之后处理他/她的精神问题更容易。

2.

张德芬:对于男人来说,身体出轨是很容易的事情,你怎么看?

冯唐:这只关乎个人,不关乎男女。

3.

张德芬:很多女性都希望长久地维持一段关系,认为“长久”才是爱情的真谛,你认为什么是“爱情”?

冯唐:无论男女,哪怕形式不同,都渴望在爱中得到满足。这种满足的获取不一定来自长久,也可能来自一瞬间。

对我而言,爱情则是:

你对我微笑不语,
为这句我等了几个世纪。

——冯唐译《飞鸟集》

4.

张德芬:人本质上是孤独的,你怎样在关系中保持个人的独立?

冯唐:独立、孤独这些心态不会因为在某段关系中而产生改变。心远地自偏。工作、读书、练字、喝酒、泡茶都可以有无我的时候。谁说要单身才有?

5.

张德芬:你最欣赏的女性特质是什么,最欣赏的女神又是谁?为什么

冯唐:我欣赏所有女性,我也常自嘲说自己的秉性是热爱妇女。

亨利·米勒七十多岁的时候隐居Big Sur,他的相关记录图像里总有赤身的金发女郎陪他打乒乓球。如果我到了那个岁数,肯陪我打球的人就是我的女神。

6.

张德芬:对单身的人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冯唐:保持自我。

···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