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对的的人面前,该用什么姿势?

我认识小蕙很久了,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但怎么说呢,就像一切很好的女孩子,没什么特色。

从小读书不是很厉害,资优生永远没她的份儿。做白日梦倒是很擅长,可惜又没有实践的魄力。懂得不多,脱线天真;可惜这是个生命周期很短的优点,小时候天真很可爱,过了某个年纪就不太被人欣赏。长相不过不失,人群中第一眼被注意的绝对不是她。小蕙的身材娇小,唯一比较突出的是胸部很大,天生就有E罩杯,她说是遗传她妈妈。

小蕙每次不开心,我都逗她说:“有那么发达的胸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啦!”

她都会闷闷地回答:“胸大又没用。”

我总是没好气地接:“那是因为你有才这样讲!”

然后她就笑了。

小蕙的朋友很多,感情路却一直不太顺遂。她最大的优点是善良,可惜这个长处属于内在美中的战斗机,需要长久了解才会令人珍惜。她的女生朋友很多,好几个都长得很美。托姊妹的福,小蕙因此在男生面前多少有点地位。

男人都知道的,追女生的秘诀之一就在于她的闺密。小蕙常常看着这些男生对身边的朋友们献殷勤,很是羡慕,日子久了,可能也被无关自己的诚意打动。

我们认识很多年,她本来不在我的朋友圈里,所以我和她一开始不太熟悉。她喜欢我一个好兄弟劳伦斯,但据我所知,劳伦斯不喜欢她。其实说不喜欢她还算是客气的了,劳伦斯对她简直是避之大吉。

原因也不完全是小蕙的问题——劳伦斯喜欢的一直是那种,一走进房间就会吸引全场目光的抢眼辣妹。最好有一头长发,大眼,红唇,神情精灵,眼波欲滴,最好还要有点坏、有点手段,让男人猜不透、抓不住。

“小蕙太呆了。”劳伦斯曾说过,“女人懂得不多没关系,但别抢着开口。她话那么多又总是讲错,男人怎么受得了。”

我对于女人不需要懂得太多这句话很感冒,但是懒得和他争辩。反正劳伦斯喜欢的女生类型大概也就是大部分男生的菜,换句话说,就是小蕙的朋友们,而不是小惠。

一群人出来,劳伦斯总是对她爱理不理。记得有次大家聚会,小蕙不知道怎么得知,拉着一个朋友硬跟了来。劳伦斯一看见她出现就拉下了脸,坐到包厢的另一边。小蕙或许不太聪明,但并不是笨蛋。她很快察觉了气氛不太对,又没有站起来离开的那种霸气,于是只好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边刷手机。

我看不下去,带着杯子坐过去陪她。小蕙抬起头来,感激地看着我,眼角居然有点闪烁。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敲敲她的杯子。

“来,喝酒。”

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举起杯和我喝了一口,很小声地说:“谢谢你过来陪我。”

本来就有点尴尬的状况,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若无其事。被她这么正经的一句话,气氛搞得更沉重。

事到如今,我觉得应该要劝劝她:“其实……你知道的,男生就是幼稚又犯贱,你越是稀罕,他就越不把你当回事。”

小蕙低下头,眼泪滴了下来。

“可是我不懂,为什么喜欢一个人,要装作不喜欢他。”

然后我就无言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因为成人的世界,万物都需要包装。人、目的、感情都是。不懂这个道理的人,再有诚意也难免显得笨拙。因为光有一颗真心,没有好的技巧,看起来也就像个笨蛋。电影里男女主角经历过百转千回还是会在一起,那是因为有优秀的编剧费尽心思地安排,才让他们看起来如此命中注定与毫不费力。现实世界里的小蕙老是把屏幕上的恋爱公式套进真实的生活里,又没有偶像剧女主角的外形,显然是行不通的。

感情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要直来,对方不一定要和你直往。我们都不是3岁小孩子了,只有她还没有长大。

那天小蕙毅力惊人,居然还是强撑待到最后。那些男生说好要去续摊,故意不告诉她地点。小蕙大概也猜到了,强笑着说自己也要去找其他朋友。她在KTV的门口摆摆手,和大家说再见,自始至终劳伦斯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后来我和小蕙也没什么联系,直到有一天,我们在一个朋友的聚会遇见。散场的时候我有点醉,一个男生朋友自告奋勇地送我们回家。小蕙第一个下车,最后才送我。我不以为意,摇摇晃晃上了楼,没想那个男生跟在我的后面也进了电梯,意图要挤进我家。

我逃进家门后,喝醉的他还不走,开始捶门大声叫嚣。情急之下我打电话给小蕙,她二话不说,要我先别挂电话。为了不让电话断掉,她没坐电梯,硬是从十二楼的家跑到一楼。跳上出租车,二十分钟的路,她逼着司机大哥十分钟就开到。我在防盗眼里看见电梯一开门,小蕙怒气冲冲地跨出来,包包往肩上一甩,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扭着那个高大男生的衣领大骂山门。吼声之大,一楼的超商店员大概都听得见。

赶走了变态,我心有余悸地开门,看到小蕙头上夹着鲨鱼夹,妆只卸了一半,脚上还穿着Hello Kitty毛拖鞋。情绪一下放松,我忍不住崩溃大笑。抬头却看见小蕙流着泪,一直和我说对不起,说她应该先送我回家的。

从那一刻起,我发誓要把她当作一辈子的朋友,而且从此再也不让男生送我回家。

小蕙单恋劳伦斯这件事,是华丽丽地失败了。好在她有一个长处,就是越挫越勇。她放弃了劳伦斯,开始喜欢我另一个朋友阿奇。阿奇是个八面玲珑型的男人,自命风流,油嘴滑舌,对女生来者不拒。小蕙这次卷土重来,从红粉知己的角度出发,决心要做阿奇最好的听众。

阿奇喝醉了,她扛他回家;生病了,她为他送粥买药。每次阿奇讲了什么笑话,第一个捧场大笑的总是她。日子久了,喝多了的阿奇偶尔也会搭着小蕙的肩,半真半假地说:“你对我这么好,没有你我怎么办?”

然后小蕙的脸上就会透出红晕,散发出幸福的光芒。

我本来也乐观其成,毕竟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直到有一天,朋友发来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长腿大美女。

“这谁?”我很有兴趣地问,“这么正,你女朋友?”

“是就好了。”朋友没好气地说,“这是阿奇的前女友!”

“什么?!”我不可置信地惨叫,“就凭他?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比我更加悲痛,“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蕙这样下去不行。你看阿奇都是好这一口的,她怎么会有希望?”

“可是她有内在美,”我不服气,“你们男生能不能不要那么肤浅?”

“有内在美很好啊!”朋友回答,“那就不要去喜欢没那么欣赏内在美的男生。”

我无可反驳,只好沉默。

“你和她是好朋友,这个坏人就交给你当了。”朋友把烫手山芋丢给了我。

我左思右想,决定在电脑上先敲阿奇,他一上线我劈头就问:“你和小蕙到底怎么样?”

阿奇乐了,和我嬉皮笑脸:“怎么了?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You wish!”我没好气地说,“认真点,人家女孩子很喜欢你的。”

“我也喜欢她呀!”阿奇还给我打游击,“不喜欢怎么能当朋友?”

“妈的!你少来!”我大怒,“你明知道我什么意思!”

似乎感觉到我的怒火,阿奇改变态度:“这个……你知道的,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短期内我都不想谈感情,做朋友很欢迎,其他的就……”

妹你个头!我在心里大骂,但懒得和他啰唆,于是丢下一句:“对人家没意思就保持点距离,你那套油嘴滑舌收敛一点,人家玩不起!”

“我哪里油嘴滑舌了?”阿奇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我对哪个女生不是这样?是她自己要误会的!”

我约了小蕙出来,到她出现的前一秒还在苦思要怎么铺陈,精心筹划的委婉措辞,在见到她之后完全忘在了脑后,因为她手上提着三四个袋子,里面都是帮阿奇买的东西,包括袜子、篮球裤、保温杯以及给阿奇妈妈的维生素。

我很生气,想说这个男人也太不像话,差遣小蕙到这个地步。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是她自己要买的,因为她“觉得”阿奇需要新袜子、新球裤和保温杯。

我发现事态严重,觉得对小蕙说话要开门见山,因为委婉的话她不会听得懂。

话说完了,小蕙愣了很久,我很不忍心,有种告诉小朋友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的那种罪恶感。

“我们……就是好朋友啦!”她强笑着。

“那就好,”我也不逼她,“反正你不要陷得太深。”

她拨弄着面前的松饼:“可是,阿奇对我说过很多真心话,我觉得我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

我听了差点被一口水果茶呛得当场丧命:“比如什么?”

于是小蕙害羞地重复了阿奇对她说过的真心话,包括什么都没有人懂我还好有你啦!大家都误会我花心其实我只是一直遇不到对的人啦!女生都像你这样单纯多好啦!男女交往不能心急还是先从朋友做起最好,等等等等。

老实说,这些话是有些误导性,但也不能全怪阿奇。会不会被误导,要看听者抱着什么心态,尤其说这些话的时候,阿奇几乎都是喝醉了的。

我越听越发现一个重大的问题:“你不能男人说什么话都信呀!尤其是喝醉的男人。”

“可是,”小蕙还振振有词,“人家不是都说酒后吐真言吗?”

我被打败了,头痛欲裂。最后小蕙还信心满满地说:“反正我总是等他的。他说现在要拼事业,3年内都不会结婚。没关系,我要做他背后的女人,让他一回头就看得到我。”

可惜阿奇并没有回头看。号称暂时不想谈感情的他,半年后拿着钻戒向一个认识不到3个月的女生下跪求婚。在他的婚礼上,小蕙还强忍着。我送她回家的时候,她趴在我的肩上号啕大哭,大骂阿奇祖宗十八代。

老实说,想到阿奇无辜的列祖列宗,我有点想笑。但我笑不出来,因为下一秒,喝醉的小蕙大吐特吐,七道菜的晚餐全喷到我的腿和我脚上的Louboutin上了。

没有坏人的电影难免凄凉,因为不知道怪谁最无奈。你不能说尽力付出的小蕙错,也不能将责任推给把话讲清楚的阿奇。小蕙太像一本摊开来的童书,看到多少就是多少,一点悬疑都没有。这本来也不是问题,可是这样的她偏偏喜欢上的都是有点儿心眼,甚至把感情搞得需要一个女版福尔摩斯才能解得开的男人。

之后过了很多年,我努力拼事业,小蕙则继续在恋爱的路上跌跌撞撞。每次她都一头撞进去,狼狈爬出来。我劝过也骂过,要她保留一点,聪明一些。可是她不听,每次都要飞蛾扑火,后来我对她也只能半放弃。反正身为好朋友的责任是救亡,无论她从多高的地方落下,我总是要扑过去接。心碎了就帮她补,下次她还要振翅,我也只能无奈观望。

我在各式各样的场合看她哭过。小蕙哭起来特别像小孩子,嘴张得很大,给她纸巾也没用,只懂得捏在手里,哗哗的眼泪都用手背擦。

直到半年前,小蕙又认识了一个新对象,说要带出来给我看。依照我的经验,这大概又是一场梦,时间到了就会醒,于是我也没有抱什么期望。那天我们吃的是平价火锅,餐厅是小蕙指定的。这点倒让我觉得奇怪,因为小蕙爱吃美食,不太常来这样的店。

我一向很准时,没想到那个男生比我还早到五分钟。他的话不多,有点害羞,吃饭的时间里都在帮小蕙添茶夹菜。那天小蕙生理期,他一直注意她是不是坐在出风口;知道小蕙爱吃又老是嚷嚷要减肥,三不五时就替我们把锅里的油沫捞起。

吃得差不多了,我悄悄走到柜台去埋单,服务人员指着我们的桌子说:“那位先生已经买过了。”

我回头,看到的是她男友圆圆胖胖的身影。

在门口穿外套的时候,外面下雨了。小蕙的男友到巷口去叫车,她挨过来问我:“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搂着低我一头的她:“很好啊!”

她有点忐忑又有点甜蜜:“真的吗?他是没有赚很多,话也不太会讲。不过对我很好,不会嫌我笨。”

霎时,我明白了小蕙坚持选这家餐厅的原因,于是我微笑:“这样就够了。”

车来了,小蕙的男朋友特别请司机大哥弯进巷子里,因为我没带伞。总是因为姊妹而沾光的她,终于有一个人因为她的本身而善待她的朋友。他们坚持要让我先上车。在车里我回头看,她男友替她撑着伞。在能见度很低的雨夜,小蕙猛挥手,直到看不见车上的我。她的手上捏着男朋友递给她的纸巾,肩膀上都是伞上滴下来的雨水,也不懂得擦。

还是像个小孩子。

不过没事的,像个小孩子又怎样;像一本摊开的童书又怎样;不够聪明,甚至让人尴尬又怎样。你要做的,就是屡战屡败,败了再战。你显得笨拙,只是因为没遇到懂得欣赏的人。喜欢你的人就是会喜欢你,他不会嫌你不懂得欲擒故纵,你不必明明喜欢又要死忍着不能先讲。你不需要再担心自己的谈吐穿着不合时宜,因为他和你一样傻气。

在对的人面前,心意无须包装,你要直来他就会和你直往。

因为在他心里,你就是个3岁小孩,不需要长大。

作者:穆熙妍,作家、电视主持、知名艺人、时尚博主、同声传译。本文来自新书《见过爱情的人》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