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最苦逼的时候与人谈梦想

1

有那么几年,我小心守着一个写字的梦想,就像守住一份秘密,只与三两个亲人般的挚交分享。 天底下只有她们知道我对人生的决定,支持我出了格的浪漫,余下的时光,我混进人群,做庸常的女生。

看起来就和那个大学毕业后匆匆嫁人做了主妇的小红或是小丽一样,正走着同一条琐碎而平凡的路。 不是自私到不想把梦想与人分享,也尝试过把心打开和身边的人交谈,可每每总是碰壁,撞到我心里流血。

仿佛现实世界里人人都是悲情主义,爸妈、朋友、半生不熟的人,都在以不同的形式发表着滔滔的反对。 我就这样从十几岁长到二十几岁,我的脸庞变了,我的人生观变了,我的朋友和爱的人都变了,仿佛什么都变了,只有写字的梦想和身边人的反对,十几年间都保留着同样的相貌。 我在二十三岁踏上了一条远行的路。

这件事令我至今都觉得,远行是保护梦想也是验明真心最好的方式,一场远行,让我开始了在梦想与现实之间长久的挣扎,我亦为此付出高昂的心理代价。 那些年过得并不轻松,开始在异国独自养活自己,扎猛子般地投入到无止境的工作里,失去的爱情更加让我意识到梦想的重要。
2

人大概总是习惯不顾理性地把矛头指向人群中的异类,我为生计所挣扎的圈子让我看不到梦想的痕迹,大概有些人的成长过程就是把十几岁时的梦想一点点遗忘掉吧。

我成为一个不被欢迎的异类,在不小心把写字的欲望表达的时候,我听见那讽刺和反对的声音再一次排山倒海地来。 这些嘲讽与反对让我意识到一种残酷的道理,没有人愿意从一个看起来失败的人身上耐心搜寻希望。对于弱者来说,在梦想实现之前,一切的努力在别人的眼中都是毫无意义的。
那时,生活的窘迫已经出卖了我,我居无定所,钱包空空,工作忙碌,看起来就是那种“不可能实现梦想”的弱者,除了心有一万种对文字的热爱,我并不具备以写作为生的实际条件。

我能做的,只能是憋住这股不甘,用努力赌一场,并告诉自己,不要在最苦逼的时候与人谈梦想。

那几年我一个人过,成为一个静默的人,这静默让我有了融入人群的伪装,不再因为梦想的话题而遭到排挤。

我工作起来很卖力,在金钱与时间之间奋力争着平衡,旁人笑说我爱起钱来不要命,然而我知道,自己为生活付出的所有辛苦,只为了铺垫一条写作的路。

这样的生活多多少少考验了我对梦想的真心,那几年我看见太多的清晨五点和夜半时分,承受过太多来自并不热爱的工作的委屈,我不买衣服,不参加聚会,守住白面包和白开水也能快乐地活一整天。 文字带我超越了贫困,饥饿与孤独,它让我更加认定自己的真心,从凄苦的日子里活出一种洒脱,泡面里是梦想,旧衣服里是梦想,午夜台灯缓缓的灯光里也是梦想。

我对文字的热爱,比励志的故事,更早地到来。
3

什么样的幸运都不如努力持久。

一个死守住梦想的人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静默抵住了反对的声音,静默给了我不受干扰的条件,静默让我在苦逼的现实里看清自己对于梦想的需要,让我看到文字终于慢慢成为我生活里最重要的部分,让我听到那些曾经的反对声音如今变成了一种认可。

我在梦想照进现实的这一刻,感谢最苦逼日子里的静默,给了我此刻眼前的光明。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和我聊梦想,她说自己正游走在崩溃的边缘,迫切需要用诉说来解脱。 她说自己毕业后不顾家人反对来到远离家乡的城市打拼,从事自己所喜欢的编辑行业,自己也期待着哪一天能用双手去写小说,而不是用来做什么别的工作,然而不仅家人持反对意见,连在把梦想分享给朋友时也遭到怀疑和轻视。

她问我,追求梦想有错吗? 我询问了她的生活,知道了姑娘的基本生活状态:她每个月工资不多,勉强满足温饱,和五个人合租,时常因为谁起得早谁睡得晚而发生争吵。

她很少出行,金钱和时间都花在阅读和写作上,为梦想倾尽全力,但每次回家身无分文的状态让父母和朋友都对她的梦想表示“怎么可能呢”。

我能够感受到姑娘甘愿为梦想做出的奋力挣扎,也绝不怀疑她对此事倾注的认真,更相信她的努力总有一天会把她带到一条光明的路上,但我也想象着她刚刚及格的生活,只能告诉她,“不要在最苦逼的时候与人谈梦想。”

越长大越发现世界的残酷,人们走得那么急,没有时间听一个看似失败的人诉说梦想,那么多人捧着一颗真心却被冷言冷语刺到流血,就这样在现实中败下阵来,但却不知道实现梦想和发财的道路有点相像,闷声低头走的人,往往走得最远最踏实。

每天在后台收到很多朋友的留言,其中很多人都有过梦想不被认可的经历,均对此大为苦恼。 年轻时我们总是抱怨世界的不宽容,忘记了自己的一无所有恰恰是不宽容的导火索,殊不知这样苦逼的状态怎样换来别人的信任和支持?

真正的成功者,不拿真心,而是拿事实去说服别人。

今天早晨,照例坐在电脑前打字,敲键盘时噼里啪啦的声音刺激着肾上腺激素,昏黄的灯光令我产生一种回到过去的错觉,就这样想起那些年保持着静默的姿态。奋力向梦想奔跑时听见的一句鼓励:强者的梦想不语人知。

一直记到了梦想来临的那一刻。

-作者-
杨熹文,常驻新西兰,现居房车上,热爱生活与写作。出版书籍《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讲述一个姑娘在异国他乡的奋斗史。欢迎关注新浪微博@杨熹文,微信公众号@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neversaynever30)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