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也和人说起过你,爱和被爱也只剩下一声叹息

骚斐说,你怕是没有想过,我已经为阿飘犯贱五年了。

上次和骚斐提起阿飘,还是在西安,大概是2013年的夏天,那时住在西安东门边上的小破楼里,杨妈和越小前都和我在一张床上,那时也是夏天,每天承受着西安近四十度的高温和公车路过时让人窒息的热浪,回到家里三个女生脱光了在床上当死尸,晚上睡觉开着空调却依旧会被热醒。

可是一晃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像那些时光近的还可以重现,但是有些人却越来越远,轮廓都模糊一片。骚斐的阿飘都已经成为只在记忆里鲜明的人了,我的青春好像也越走越远了,可是你看,虽然时间过去很久,但是有些人提起来,总会让人觉得那段时光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只是因为那一个人出现在生命里,所有的喜怒哀乐就有了寄托的载体。比如骚斐的阿飘,比如我爱过的那个人......

我跟骚斐说,我记得你不是一个长情的人。

骚斐说,是啊,我也没想到我会有一天变成这样。

我说,好荒唐啊,游戏半生,却在一个明知道没有办法在一起的人身上折了腰。

骚斐算是我认识的男生里长得比较好看的,初中的时候和我一样大的个头,可是初中毕业后,在高二见到他时,他已经飚过了一米八,而桃花运从初中就没有断过,我看着他从秀气的小男孩慢慢的变成一个看起来愈加阳光的大男生,身上永远充满着正能量和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追求,画了一手的好画,生活中似乎处处都充满着阳光。

后来他爱上了一个姑娘。而他们分手已经五年了。

骚斐认识阿飘,是骚斐在高考艺考班里认识的,两个人同时背着画夹,每天在画室枯燥的一副接一副的素描着石膏画像,一来二去的就相爱了,那年骚斐19岁,阿飘18岁。

骚斐后来回忆起阿飘,都说和我的性格很像,是那种大大咧咧直来直去的姑娘,或许正是因为我和阿飘的性格很像,所以很多次和骚斐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提起阿飘。而他从来没有如此频繁的提起过他的任何一任。

而他第一次跟我提起的时候,他们已经分开了。

我记得那个时候他跟我说他和阿飘的事情,比如他们接吻的时候磕到牙,比如画画的时候帮阿飘洗色盘,比如他曾经将我想你的信息错发给自己的老爸,比如他让阿飘第一次落泪,比如他曾翻越千山万水去见阿飘一面,比如他曾经的暴脾气,比如阿飘的小任性.......我记得他跟我说过最多的那天,是我们在西安的护城河边上,小荒唐和小浪漫都成了一本本画册,有时他笑得前俯后仰,有时突然长叹一口气。

后来的分手也很平静,在考上了各自的大学之后,分开去了各自的城市。相隔甚远的异地恋成了杀死爱情的匕首,到最后只有看着爱情从手中溜走的无力和无奈,连哭都累到发不出声音,所有的眼泪都成了最后的告别。

我记得骚斐跟我说过,在分手后快一年的时间里,从社交网络上知道了阿飘和他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去了同一个城市的动物园,和同一个动物合过影,可是他们没有遇见。骚斐在跟我说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没有巨大的感情起伏,只是很平静的语调说出来,我想那种平静,就是所谓的面对失去却毫无办法挽留以及放弃之后的懈怠和无望吧,毕竟,所有的流逝都叫人唏嘘,所有的失去都让人无所适从,比如时间,比如爱情。

我想起了我的那段爱情,时间过去已经有很久了,突然发现,时光几乎把所有的情感都变成记忆,我们自由的以现在的感触来命名那段时光是否美好抑或是孤独难捱。骚斐说的对,时间一晃,就好几年过去了。我曾经以为那些浓烈到足以抵挡时间流逝的情感,在如今就只剩下一声叹息,我也开始不再回想那些相处的细节,有过的甜蜜,以及让人可怕的死心裂肺,现在回想,只会说,哦,那个人,我爱过,很认真很认真的爱过。

所以时间就是一个一直在帮着人们丢弃的助手,我们在不断的丢弃那些回忆和旧人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在接受新生活的模样。在我们曾经最爱的那个人身上给予的余生所有幻想,在分手的那一刹那间全部化为须有,不甘心和遗憾占据了绝望情绪的大多数,而在痊愈的过程中,也只不过是劝服自己相信和接受,余生不再和他有任何瓜葛,然后舔舐对方离开自己时,那紧密拥抱的轮廓被撕裂的大片伤口,在哭够了之后擦干眼泪,继续生活。

后来我们都开始变的沉默,不再细细叙说当年我们相爱的模样,不再回味那些让人心跳空出两拍的小事,也不再去追究当年的对错,当深爱变成爱过,所有的人都输的极其惨烈。我们面对过往不再言辞激烈,不再情绪起伏,我们沉浮于时间的脚下任凭他送来多少的新人鲜事、荣辱成败,在长大后的日子里,在你的离开促使我成熟的日子里,我越来越学会随遇而安,越来越学会逆来顺受。

日子就在时钟的滴滴答答中一天天过去,快要分不清平凡和平庸的区别,日出和日落都没有了期待和欣喜,爱情死去后,我很久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现在的小日子,生命仿佛缺少了半块,我没有跟人去诉说小美好的冲动,你看,你带走了人生所有的浪漫。

我开始不再计较许多,很多时候都试着将很多事情淡化,在想起你的时候,在眼泪快要夺眶而出的时候,我只是告诉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就和嫁给谁或者娶谁都无所谓一样,只是爱了一个很普通的人,谈了一段很普通的恋爱,只是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只是很多人都会有的经历,而你,始终做不了我的盖世英雄。

后来有人问我,你还爱他吗?

我说,爱,但也只是爱了。

时间不能倒流,爱和被爱都无法回头。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