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别人的地板是你的天花板,为什么还要努力?—我也来《欢乐颂》

既然别人的地板是你的天花板,为什么还要努力?

——我也来《欢乐颂》

 

如题的疑问其实我很早就有,在《欢乐颂》热议的此时拿出来再思考,似乎会有更多的代入感和认同感。

 

大约5年前,我第一次对“阶级”这种东西有了直观的感受。让我意识到这个现实的姑娘出身显贵,英国留学背景的她穿用都是Burberry的时候,我那群名校毕业的同学大部分还背着杂牌包。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周围不少伙伴因为用上了iPhone感觉自己跻身高端,她周围所有朋友都是用着先出的黑色机器(包括iPhone和iPad),然后白色版发布后把产品集体换成更好看的白色。

 

物质方面的冲击当然是最直观的,此外还有经历、眼界——让一个在山村长大的小孩与一线城市的孩子们同时参与自主招生,那些城市学生视作“基础知识”的课外常识,对小城市的娃来讲很可能就是闻所未闻的陌生词汇……这些曾经一度让我觉得难过,因为我无法改变出身,也做不到那个“红三代”姑娘像出省一样便利地出国旅行、留学,更达不到她生来就有的视野高度。

 

那应该是骄傲如我觉得困惑也有点自卑的一段时间,因为看着别人一出生就站在我头顶的天花板上,仿佛以前的和未来的努力都找不到意义。就像某个论点说的,“投胎,是人生最大的机遇”。

 

时至今日,如果能回到5年前,我当对那时的自己说“你觉得努力的意义在于达到某个社会层级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要靠自己拿到学历、努力工作呢?直接想尽办法找个上层的人嫁掉不就好了?

 

我周围有这样选择的人,不止一个。都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子,无一例外当然漂亮,一个嫁了我们当地首富的儿子,另一个更厉害,找了中央部级官员的独子。我知道她们的生活状态,并无权评论别人的选择。只是想说,仅仅通过婚姻实现阶级的跨越、物质的富足,那样的代价我不愿支付。

 

所以问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文首,“既然别人的地板是你的天花板,为什么还要努力?”

 

原本我想说一说以前看过的一个关于“蓄势”的观点。大致意思是秦始皇能顺利称帝,并不只在于他自己英明神武,更多是秦前三四百年没有犯过大错,至他时机成熟而已。所以生为屌丝,也不要总是恨恨盯着高富帅抢了女神,殊不知高富帅的祖上都受过怎样的穷罪,才为后代完成了“蓄势”的原始积累。

 

后来觉得,这观点不够“现世”,而且只能排在动机很靠后的位置。毕竟在我看来,人活一世,生命的主体在自己,生命的选择和由此产生的影响,也全在自己而已。

 

努力,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职业还是业余,只要付出精力和时间在自己身上,点滴积累之后收获的必然是一个更充实的自己。不同的人追求不同,有的追逐钱财,有的追逐权力,有的追逐跨越阶级……无论对象是什么,我想最终想要的无非“幸福”二字。只是这幸福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大家的理解都不相同罢了。

 

由此说到阶级流动。在这方面,我差不多算个悲观主义者。我从不认为阶级流动的通道已被彻底堵死,但也不认为仅仅通过自身的努力就能完全突破——天花板永远存在,只看透不透明而已。越努力,对上一个层级的生活状态就会看得越多越明白。所以要怎么选择呢?看得更多、从而更多“求而不得”的饮恨,还是安于现状、趴在泥地里的现世安稳?

 

这个答案不唯一,是因为看得更多不代表一定饮恨,现世安稳也不代表必然平和。努力的意义,我一直认为除了最低温饱之外,是为了让自己在什么状态下都能处变不惊,风雨欲来而我自有岿然不动的本钱和底气。作为独立自由的个体,我并不完全依附于谁,我的自信和资本来源于我内在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会随着一个人来到我身边出现,当然也不会因为某个人离开而被带走。当然,我相信,随着努力而来的种种积累,最终会让我走到某一个高度——不一定是更高一层的阶级里,但至少,是一个能让我自己更如鱼得水、施展才华的层次。

 

《欢乐颂》这片子,算是《琅琊榜》之后国产良心剧的代表。我一直认为,或许邱莹莹能成为樊胜美,但关雎尔很难变成安迪。可那又怎样呢?

 

我就是我,站在自己的地面上,用自己的努力走自己的路。

如此而已。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