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是这样的女纸

朕,就是这样的女纸

昨晚睡前翻了翻朋友圈,看到一个姑娘分享文章的评论,核心思想是“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投资就是她的男人”。我在深夜被勾起了兴致,看了引起她这种评论的分享文章,名字叫《女性朋友嫁入豪门指南》。文章主要内容大致分两块,一是现成豪门不好进,教女童鞋怎么样分辨“潜在”豪门,二是说如果找到了这样的潜力股,婚后大抵也要为家庭牺牲很多,而且需要包容先生的忙碌、缺位甚至各种“逢场作戏”。

然后我想起前几天在无秘看到的一条消息。一个直男问大伙(我估计是个直男哈),到底找一个听你话会做家务事的但你却对她不太心动毫无欲望的,还是找一个让你心动不已的有欲望的,但脾气有点大、不会做家务的?

这两种对伴侣选择的态度和观点,我想可能正是目前中国社会年轻一代婚姻观的缩影。80后、90后处于这样巨变的时代中,强调“家庭”为单位的婚姻观,渐渐与强调“个人”的观念激烈碰撞。

参考美国2004年的文章(以下内容为引用,作者钱岳)。

早在2004年,美国极负盛名的专业期刊《婚姻与家庭期刊》就专门刊发了一组有关“婚姻及其未来”的学术文章。其中,家庭社会学领域最有名的美国学者之一Andrew Cherlin的论文《美国婚姻的“去制度化”》被广为引用。这是一篇关于美国婚姻制度变迁的文章:其主要观点是婚姻的约束力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逐渐变弱。具体的表现包括同居的增加以及同性婚姻的出现。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社会变迁导致婚姻的意义发生了变化。

20世纪50年代以前,美国的婚姻主要是制度化婚姻。也就是说,通过婚姻而形成的家庭给人提供性交和繁衍后代的合理场所。换句话说,婚外性行为、未婚生育都是不被社会认可的。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婚姻逐渐由一种制度化关系变成了一种相互陪伴的关系。夫妻双方应当是对方的朋友、恋人,而对伴侣这样的要求在以前的制度化婚姻里是几乎不存在的。当时美国正处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经济繁荣期,丈夫赚钱养家,妻子做全职家庭主妇是最主流的家庭角色分工模式。夫妻的主要精力集中在经营包括他们孩子在内的核心家庭,而且他们对婚姻关系的满意程度主要取决于他们自己以及配偶是否扮演好了各自在婚姻中的“角色”、是否履行了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如男人赚钱、女人顾家等)。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陪伴式”婚姻在美国也渐渐失去主导地位。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她们和男性一样在外工作、赚钱养家,相应地,妻子和丈夫在婚姻中的“角色”和责任就变得比较灵活,而且可以协商了。当人们开始评估他们对婚姻是否满意时,他们更多关注的是他们自己是否在婚姻中有所成长,他们的想法、感受是否在婚姻中得以表达。这时,婚姻已经从“陪伴式”婚姻转变成“个人化”婚姻。个人化婚姻强调人的自我成长,即每个人应该发展独立、有成就感的自我,而不是仅仅为了伴侣而牺牲自己。同时个人化婚姻强调当遇到问题时,夫妻之间的沟通和坦白是必不可少的。

这几次婚姻意义的转变直接体现的是人们企图从婚姻中获取的东西发生了改变。现在人们较少关注自己是否扮演好了社会认可的角色(比如称职的父母或忠诚、有牺牲精神的配偶)。相反,人们希望获得的是个人的成长和深层次的亲密感。这种亲密感是通过坦诚相见的沟通以及与配偶分享内心的感受而达成的。因此,在婚姻去制度化的过程中,有关家庭和因为家庭而约束个人生活的社会规范逐渐变弱。相反,个人选择和自我成长是他们维系婚姻关系的主要目标。

我的闺蜜里,目前基本都是这种以个人选择和自我成长为目标来追求婚姻的人。她们更渴望平等、亲密的心灵交流,而不仅仅是物理上的陪伴和经济上的互相扶持。或许我们还不足够强大,但自己也可以照顾好自己,应对生存的风雨,尊重内心、期待自己成为更好的人。我昨天拿出那篇《女性朋友嫁入豪门指南》给一个闺蜜看,这个外表文弱的姑娘看完冲我说了一句,我tm怎么感觉我自己就有潜力变成豪门?

雍正爷曾霸气地在奏章批复里写道“朕就是这样的汉子”,我觉得我这帮闺蜜们,真心也可以大大方方亮出自己,

“朕,就是这样的女纸”。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