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是对孩子最好的爱?

怎样是对孩子最好的爱?

在发那篇快完稿的《海蒂性学报告—女性篇》读书笔记之前,想说说最近想的事儿。

这两个月,好几个已婚已育的挚友来找我寻求帮助。问题的形式包罗万象,但本质用一句话就能概括:我想要和他(她)分手,但到底怎么做才能对孩子更好?是形式完整父母双全的家庭环境对孩子更好,还是离开似乎已对孩子造成伤害的伴侣更好呢?

来找我这个这方面没有丝毫经验的人求助,一方面很感谢友人们的信任,另一方面真是压力山大。但基于这是目前周围很多朋友关心的问题,在与其他我认为更有发言权的朋友交流之后,写出一点看法。

这个问题最核心的一点是,在家庭中,夫妻关系必须优先于其他关系,包括亲子。

这个看法几乎与传统家庭观念悖离。很多人在做夫妻双方未来相关的决定时,很自然地把亲子关系放在夫妻关系之前。所以当有朋友来问我“我应该怎样选择才对孩子最好”的时候,我通常都会反问ta,你觉得怎样对自己最好?

以前读过一篇文章,写到一位母亲为了孩子忍受酗酒和家暴的丈夫多年。在终于有力量离开婚姻之后,她认真反思的结果有点令我吃惊。她说,当时她更多担心离婚以后经济无法独立,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准,所以想孩子不能吃苦——或者准确地说,她拿孩子做了自己恐惧的挡箭牌。

男女缔结婚姻,生育繁衍只是内容之一。无论是传统的陪伴式婚姻,还是追求个人成长的婚姻,夫妻双方在关系中的满意程度应该排在首位,其次才是对后代情绪和发展的照顾。这并不是“自私”,而是站在无论父母还是孩子,都是一个独立、对自己人生有选择权的个体来考虑。

1、从夫妻本身来看,寻求双方感情真正的亲密,是孩子健康成长、获得长久幸福的钥匙所在。以前长辈总是劝导小辈,这世上可以陪伴我们时间最久的,不是父母,不是孩子,而是伴侣。因此在伴侣关系中没有得到满足的男女,或者把精力投向家庭之外(把生活重心转向工作、情感出走),或者投向孩子,把对孩子的关注放在生活的首位。在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疏离之后,孩子离开家庭独立,留下夫妻二人要继续面对多年前逃避过的问题。但此时通常双方积怨已深,原本的心结已经加上了巨大的时间成本,解决起来更是困难重重。

2、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家长100%的爱是令人窒息且无力抵抗的。生活里,我最害怕的就是那种“我没有做成什么事,所以希望孩子可以代替我实现梦想”的家长。这样的家长通常在亲密关系中没有得到满足,自己在外界又没有更多支持,所以把所有希望都压在一个对自己毫无反抗之力的生命身上。更可怕的是,这种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被合理化的——我是你的爸爸/妈妈,我一切都是为了你。

这种背负重压长大的孩子,首先容易质疑自己的价值。Ta会觉得父母的爱并不是无条件的,要做得足够好、自己足够优秀,才能获得父母的关注和欣赏。反之,如果没有达到父母的需求则会产生愧疚。事实上,部分父母也会利用制造这种愧疚感实现对孩子的控制。

其次,很多父母会不自觉地把对伴侣的需求转移到孩子身上(近些年一直在风口浪尖的单亲凤凰男很多就在此列),所以会导致畸形的亲子关系,继而严重影响孩子未来的亲密关系。

此外,父母的相处模式会直接影响孩子对婚姻和爱情的观感,甚至会复制父母之间的相处模式。父母关系僵硬、冷漠的家庭,孩子很难在自己的亲密关系里一开始就得到温暖。我有一位朋友,父亲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母亲是农村妇女,家庭里父亲是绝对权威,母亲基本完全处于从属地位。他自小目睹母亲在家中受到父亲的蔑视,在经济和精神上遭到父亲的控制。虽然从心底同情母亲,但他自己却不自觉地在用父亲对待母亲的模式对待自己的伴侣。

所以说,父亲对孩子最好的爱,是爸爸爱妈妈;母亲对孩子最好的爱,是妈妈爱爸爸。在考虑“怎么样选择才是对孩子最好的时候”,先想想怎么样是对自己最好的吧。毕竟父母双全的家庭也可能偏激冷漠,单亲家庭的孩子也可能健康阳光。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为父母活着、为孩子活着、为伴侣活着,其实都会给自己和对方带来不必要的压力。走到最后甚至可能心生怨恨:“我一切都为了你,我为你牺牲了那么多,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世间若有十分爱,留四分给自己,两分给伴侣,两分给孩子,两分给其他,足矣。

愿给那些正在思考自己感情状态的朋友一点儿启示。

以上。

推荐阅读:男人,或许真的不用活得那么累——推荐书目:《海蒂性学报告—男人篇》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