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归隐,新茶旧书

跑完暑假一期的采访,暑期也已经过去了大半。

北方洪涝严重,南方酷暑煞,里约奥运如火如荼。多半与我没什么切身关系。此话说来有些薄情的样子,但也无可奈何。照旧看书喝茶听戏听琴。

7月22日,秘密后院出了新专辑《道情》并开始巡演,刚刚得知错过了乐队在本地的演出,只得长叹一声,感慨时候未到,无可奈何。

松风涧水杂清音,空山如弄琴

宜散发,称披襟,都无烦暑侵

安然一枕即仙乡,竹风穿户凉

名不恋,利都忘,心闲日自长

                         ——《阮郎归》

秘密后院,歌如其名,颇有种大隐隐于世的味道。

叫人想起来钟嵘在《诗品》里对曹植的评价: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古今,卓尔不群。

酷爱无人境,高飞出鸟笼

吟诗闲度日,观化静临风

杖策南山北,酣歌西阪东

红尘多少事,不到白云中

                 ——《白云中》

魏晋之风,词曲中随意捡拾,即使是为《诗经》谱曲,依旧带着隐含着苦楚的旷达,穿插其间的古琴自在飘渺。夏日消暑,若是无法静下来听一曲管平湖或者张子谦,秘密后院的歌,也可媲美半个冰镇西瓜。

谁曾站在樽前瓶口,呼朋唤友

谁曾站在樽前瓶口,欲走还留

谁曾站在樽前瓶口,至死方休

                            ——《醉死》

可抽身凡尘清孤远眺而不惧烦扰,亦可呼朋引伴桃花醉酒终途经不乱。

这份清晰令人向往。听多了歌曲里的爱恨情仇,茶酒一味的歌听着有点空,好似睡醒刹那,只听得风扇呼呼地吹,空调冷冷地流淌,神色惺忪,头脑混沌。

要忍过了空白的时间,词才明了起来,觉得有味道,可恨笔拙不能言。

曾为朋友读诗,聂鲁达的《我喜欢你是寂静的》,配乐便是秘密后院的《寂天寞地荒来去》。

一首纯音乐,只有零星两三种乐器零散而寂寞的盛开着,其余便是绵长的留白,和“喜欢”二字,多么相似。

而最后尾音清脆,是尘埃落定的洞彻。

 

此时树荫摇曳蝉鸣沉,

碧空通透白云深。

当是携取旧书归旧隐,

野花啼鸟一般春。

总有一种音乐精神在浮华世代间 恒久不变

总有万千音乐脉络在历尽磨难后 洞察改变

从黑暗 忧伤 绝望 孤独

到阳光 灿烂 希望 欢乐

一样的 不一样的

改变的 不改变的 许巍


新浪微博 @许巍吧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