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早饭和一万块钱哪一个更重要?

文|半仙幺幺

我妈是只要我没上班就会给我发微信问我有没有吃早饭的人。

第一遍,文字。

第二遍,语音。

第三遍,红包。

第四遍,电话就来了。

而我也就该醒了,我妈呢,就会开始骂我,说你又熬夜,又不吃早饭,待会儿我给你发几个链接看看,内容就是讲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熬夜会猝死,还有一篇讲不吃早饭会得胃癌........

她最喜欢和我说的话是,我不在意你赚多少钱,你赚一万块我都觉得不如你吃早饭重要。

这是我不在家的状态,而我在家时,我妈会七点叫我一次,八点叫我一次,九点叫我一次,十点再叫我一次,十一点再叫我一次,我觉得她很拼。

吃早饭和一万块钱

事实上我可能八点半就醒了,但我一定得在床上玩会儿手机看看电脑,不然不舒服斯基。

这是一个关于掌控欲的矛盾点,而并不仅仅体现在早饭和早起上。

我觉得我的爸妈让我吃过非常多的亏,原因在于他们,一直捂住人与人之间利益交换的那一面,告诉我世界特别美好和单纯,要无偿帮助大家,乐于奉献自己,导致我在这一块不设防栽跟头很多次,哪怕到现在他们都妄图通过手机遥控我超过8点赶紧回住所,因为天黑会有大灰狼。

但我不忍心去说太多,因为他们觉得是在保护我。一面要面对社会迅速玩透交往法则,一面面对父母要表现得仍然没有被社会改变特别单纯无害胸无城府傻白甜,好累。

父母的掌控欲往往体会在方方面面,以[为你好]为圆心,发散到衣食住行,恋爱交友,旅游购物,剪发抽脂.....

我记得上大学后,室友告诉我她高考买过答案,当时我就咯噔,我问:你家爸妈知道吗?她说,就是我爸妈张罗给我买的,橡皮擦作弊器。但是那边的人搞错了ab卷,我文综砸了,不然才会在在这个学校读书。

我和她所受教育的不同是,她的爸妈很早就揭开了这世界不那么真善美的一面并积极给她寻找捷径。

包括婚恋观,直到现在我爸妈还在说的是——你要找个好男孩儿,对你好就行,不要看长相也不要看有没有钱,对你好就行。

而她的爸妈在她高中恋爱时就特别明确的告诉她,年龄小恋爱别过火,年龄大一点找个有钱人嫁了。

我不能说这两种观点哪种对哪种不对,但这导致的在大学我和她生活的对比有什么呢?她男友还蛮有钱的,还对她好,因为她宗旨就是,对她不好,不接送,不每天找她说话,她就不要了。而那时候的我,在每次她问[你男朋友送你啥了?][你男朋友怎么没送你回学校啊?][什么,他连花都没给你送过?]都支支吾吾。

心里是会难过的,如果我的父母一直教育我的,是男孩儿给你花钱花心思花时间才叫喜欢的话,就不那么容易轻飘飘被骗上贼船了。

总结就是,我爸妈告诉我[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但我的切身体验来说并不是这样,你的付出和回报很难成正比,当别人发现,噢,我啥都不付出你都对我这么好,那就干脆不要付出,躺着享受好了。

她爸妈则是教育[别人对你好,你才能对别人好],而她在给我讲她曾经的几段恋爱,好像真的要比我享受多太多男孩儿的付出——又有什么错呢,老说女孩当自强,但我们恋爱,本来就是想窝在一个宽厚的臂膀做小女孩,要我能选,我也愿意做一个较蛮任性作得无下限的被宠溺的人。

其实有一点我特别不愿意说的,就是朴素。

我爸妈从不夸我好看,只说不要臭美,要爱学习,要勤劳朴素。她爸妈会直接说,你长这么好看身材也好,完全可以嫁得好。

漂亮的衣服带蝴蝶结的鞋子指甲油和唇膏,统统被归于玩物丧志,爱美就是错的,可耻的,导致我如今病态地喜欢那些与我现在年龄不那么匹配的少女系,因为在我的少女时代,真真有点儿灰暗。

我最近都偷偷买了几件lo裙,但不敢穿,不得不说这种公主少女系的套装,真让我这种小时缺夸赞的女孩着魔似的软绵绵。

与此类似的还有工作,发展,以及很多很多的建议。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在两天前从公司离职,打算全职写作。一天前搬家,搬进了一个我梦寐以求的带浴缸的小公寓。这两个决定吧.....我爸妈都不支持。

关于离职我得和你们讲讲,说真的,我觉得工作后我花在读书写作上的时间压缩很多,我很喜欢那家公司,不然也不会一言不合退学来北京,但人生自古两难全,红玫瑰白玫瑰不能都篡在手里,这么权衡几下,我做出了选择——我喜欢写东西,我想用心去写,我想试试自己到底能不能靠写东西来养活自己。

而我妈听到后极度焦躁,她说,你就转正呀,拿工资多好,多稳定,按时上班生活多规律,我就希望你过有规律的生活。

规律,这可能也是你的父母希望你过的生活,很多的父母,对于孩子的目标就是春种一粒栗,秋收万颗子,告诫你台上一分钟,堆积了台下十年功。

蒋方舟和张爱玲是早早看破了这层纸了,她们选择了[出名要趁早]。

在我刚写东西没人看时,我爸给我发一条信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我仍回了一句,出名要趁早,写作要趁小。

其实写东西还是不分年龄的,你想做的事不分年龄的,但千里之途还是得俗气的说始于足下。

那是父母的想要的人生,如果不是你想要的,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决定那么多。

因为财务不自由,只能忍气吞声。

但这需要你自己去打破,我无法帮你。就像恋爱里被男朋友养着的女生很难有多少话语权一样,财务自由才选择自由。

我可以说的是,你有自己想做的事,就必须尽力打破枷锁,父母是爱,但爱不代表对的,我爸常说我做过的生意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但他远远没我懂新媒体的运营规则,时代发展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转化为可能一天一个样,杜少斐不就说 [每晚睡前都觉得自己肯定马上要完蛋了,第二天早上又觉得自己太牛逼了]。

很多的悲哀和不解都源于父母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不在新世界的舞台,他们觉得现在年轻人做的事情太不靠谱,很多的捆绑也有内心的恐惧,我的孩子马上挣脱了我手里的线,不可以。但其实这些都是掩瞒沙漠下的暗流,风一吹,明朗去就好,皮影戏操纵的线,太多太多一剪断就倒下,而继续站起来的,才算得上骨骼硬朗。

在我离开武汉后,尽管会想念父母,但更多的是松一口气的自由。这么说是不是很不要脸?

我不会做菜,不会洗衣服,不会打扫房间,喜欢买衣服,每周都收很多快递,口红一只接一只的买,每周让家政帮我收拾一次房间,从事行业是爸妈不认可不理解的新媒体,喜欢买书看电影看演出,喜欢小酒吧的乐队和胡同里的咖啡厅。

我这种女孩子,在北京能做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孩,没人催我找对象,没人觉得做新媒体不正经,没人觉得穿jk或lo服是不正经的制服诱惑,偶尔和朋友一起看电影,烂片好片都捧场,每周找找不同的美食餐厅,有个恋爱对象挺好,没有也能过得挺好。

如果不在北京而是老家,大概每天会被骂不务正业,每天催着找个家境不错的男友,每天催着找份稳定事业,每天逼我学习洗衣做饭收拾房间,觉得我去电影院看电影太浪费,方圆百里没有演出和乐队,书店的书一年不更新几次,都是资料书和卷子。

回老家偶尔陪陪父母很好,但长期回去生活,我真的已经受不了。北京要说哪里好,我想想,大概就是能给我这种文艺女青年,一个不会被骂不务正业的安息所。

偏偏在闹市皇城才能享受一点不被打扰的内心里的曲高合寡,其实这个最物化的城市,除了人间烟火,还有很多灵魂的山河辽阔。

作者:半仙幺幺,90后小女生,爱写字旅游,偶尔发点神经傻白甜。想泡最帅的男人,买最贵的包。微博:@半仙幺幺。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