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大,你心却那么小

某年休假回家,遇到邻居张大叔,不是特别熟悉的关系,准备打了招呼就离开。结果,大叔似乎很热情的想要聊天。

问道:“听说在越南啊!”我点点头,还没来及开口。大叔继续自顾自说了起来:“穷吧!越南人贩毒多吗?肯定多。电视上看的都是眼睛红红的,吓人!”

本身想要解释那都是有偏见的印象,越南老百姓和中国一样过日子,所在胡志明城市发展很不错......什么都没来得张口,结果他似乎在我这里得到了印证一样,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了句:“注意安全啊!”我赶紧对他的关心表示感谢。

 

大叔一辈子最远的地方可能就是县城,他得到的信息最多就是从电视上,但是怎么说的好像对越南特别了解,在那里生活过的人不是我,是他。

 

后来也常常遇到类似的对话。有些人在问你之前,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管答案对不对,他都是为了印证自己心里的想法。

有次回胡志明,在机场大巴上遇到一位去澳大利亚悉尼但是第一次在胡志明转机的大伯。他见到我和身边人说中文就过来问我们:“这里是越南首都胡志明吧!”我告诉他,这里是胡志明,但是越南首都是河内哦。

 

他接着说“哦哦,我就觉得不是西贡!”我说,西贡是胡志明的旧称,是一个城市,这里就是西贡。他接着说:“反正管不了那么多了。哪个是首都一样!”我的天呢,那你还问啥呢?

有次聊天,一个人跳出来表示他超级讨厌同性恋。想到同性恋就觉得恶心,应该有法律把这些人都判刑关起来。于是问道,难道有同性恋得罪过你吗?回答道:“没有啊,我才不要认识任何同性恋呢。就是觉得讨厌!”

 

后来告诉他,自己接触过,同学里有,觉得其实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的,也是从相识,相知,最后喜欢,就好像恰好喜欢的人是同一性别而已。

 

结果对方说了句:“怎么可能一样啊!那些人好变态的!”如果不知道还以为他特别了解,认识过一大批,甚至被同性恋所伤,最后恨之入骨。

喜欢看梁文道主持的《开卷8分钟》,其中有一期关于选书读书的节目。他曾经表示很搞笑的发现,有个观众留言给节目组时批判梁在节目中推荐的一本书。

 

这个观众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来批评这个书的种种不好,当然他也诚实的表示他并没有读过这本书,只是通过8分钟的节目大体了解了这本书。

最关键的就是,你连整本书都没读过一页,就批评作者写的这本书怎么烂,不说对不对的起这本书这个作者,对得起自己吗?你因为自己固有的偏见,想法,阻止了自己进一步了解,看到更广阔的天地,更多可能的观点和知识。

往往就是如此。你只看到天地间,一片叶子,一座山,感受到一缕风,就以为自己了解了整个世界。开始喋喋不休的评论,批判。拒绝一切不符合自己固有感受,想法的事物和观点

你说这片叶子不美,其实还有千万万叶子,甚至有千万万树林你没见过。你说这座山最高,其实还有千万万座更高的山,甚至有千万万层山峻岭你没见过。你说这缕风真讨厌,其实也有温柔的风,可人的风,有千万万冷热不同,风力不一,甚至味道不同的风。

可能穷其一生,我们只能感受部分天地,但是至少我们知道天地之大。天地之大,天何言哉?天地宽广,天没有说什么。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天地无言,四季更换,万物生长而已。

世界那么大,小的是你的心。保持一份好奇,保持一份了解和谦虚,学习一点天地的宽容可能就可以看到更大的世界了。

-作者-

夫丹,爱涂鸦,写字,电影,音乐,旅行,烹饪,心理学,关注内心成长的86年驻外女青年。诗和远方,生活和当下,都是重要的。致力于传播生活和超生活的乐趣,致力于传播自我和独立的态度。

走拍秀秀说:喜欢有事没事出去走走,我最喜欢的方式就是找一个心仪之地,住上几天,像当地人一样生活,逛菜市场、逛书店、逛老街区,和当地人唠唠家常,放下自己的成见,完全沉浸到一个城市本来的生活中,好像才能真的理解些什么,吸收些什么。而不是,虽然走过了许多地方,但我的心始终在我的墙壁里。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