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这么不成熟

——“女朋友不成熟怎么办?”

私信里出现这个问题,恍以为是我家先生问的。

作为时不时就想撒泼耍浑无恶不作的惹人烦选手,「端庄」和「得体」这种形容词,贴在我身上,我都巴不得立刻抖落下来,谁爱捡谁捡。

我劣迹斑斑,比如:

跟朋友去三亚,会穿着泳衣在镜子面前唠叨半个小时「老娘身材真好」,出发后趁路上没人,戴耳机听电音扭作一团。

下楼逗猫,一边盯它一边嫌弃它胖,冲它纠结的坐姿谈十分钟的知心话。

受到委屈一定要拉着十个以上的好友倾吐,牢骚一直发到稍微平复心气为止。

自恋,神经质,大惊小怪——通通与成熟背道而驰。

以至于我一直觉得,这么长时间,先生作为一名博士,始终在以一种体谅智障的胸怀包容着我。

之前也因为这件事发生过争执。他质疑我为何不成熟,我少有的铿锵有力:

你不在的时候我每天绞尽脑汁地工作,写字,忙文章授权,联系助理,签订合同,没有谁觉得我有半点的幼稚、夸张、无理取闹。

我在别人面前,把自己集合成一支队伍;唯独你出现时,我想散成一摊柔软的泥沙,只被你捧起。

之前看感情贴,女主被男主责令自己去打胎,女主央求男主陪伴,男主只冷冷回一句:我有很多事要忙呢,你怎么这么不成熟。

闺蜜也跟我说,和某一任男朋友分开的原因,是男生一味怪罪她不成熟。下雨天孤零零的她打电话给他求助,只听到对方冷淡的一句:你都多大的人了,出门不看天气预报?我不过来了,你自己想办法。

真让人生气啊。你以为女生乞求保护,在你面前柔软得像只猫,真是因为没脑子啊?

女生们并不是硬气不起来的软蛋。要是个个少女全天候装备着成熟起来,那么见缝插针献殷勤的你,肯定没戏份。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里说过,如果一个人在爱里自始至终保留着完整自尊,那他一定是还不够陷入爱。

爱不是树立伟大人格。恰恰相反,爱是丢盔弃甲。

在我遇见你之前的那么多年里,千斤重的心碎也自己扛,人后流泪立马也能人前端庄,我绷了这么久的体面与好看,不是为了刀枪不入,是为了等待一个人,收留我所有的软弱与胆怯。

如果你不要当那个人,我倒不如孤身潇洒自在。

认识一个算是drama queen的学姐,从前信奉相爱要熠熠生辉。交的男朋友必须是餐桌上的焦点,像拿得出手的通勤包,要明目皓齿碰杯谈笑,风光不已。

后来她在外实习租房,跟加班的日子杠上了,朋友圈时常凌晨更新,吐露伤春悲秋的凄清。

再见到她男朋友,感觉这一个不算亮眼,跟以往的风格大不同。

悄悄问她,她以过来人口吻讲,你不懂。以前我希望相爱是展览出来的金子,要所有人欣赏鼓掌,但现在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现在我只希望,在我白天蹬八厘米高跟奔写字楼过后,晚上有个人接受我邋邋遢遢瘫在床上,看最幼稚的电视剧,为最无聊的段子发笑。

真心是互相羁绊,制造麻烦,是我在你身前卸下所有光芒与防备,你还觉得如此落魄且没救的我,偏偏就值得你爱。

成年人的世界,大家都把表面功夫做挺好的。

认识很多朋友都是,万箭穿心也坚持画最精致的妆见人,眼泪只留在万籁俱寂深夜。

看着她们活得如此艰辛,反而觉得,最好的爱情是你将我从丧气的泥地里打捞起来,或者干脆陪我瘫一会儿,不是指望我,一秒不停地做个大迈步女英雄。

看过一句话,深有同感:

长大以后,爱一个人的表现,不再是不顾一切,而是卸下防备。

我怎么这么不成熟?我怎么把高跟鞋脱下了,说话词不达意,笑容醉醺醺,眼泪说流就流?

那是因为,我希望你真挚接受,完整的我。

在无关紧要的人面前,其实我向来自我要求严格、修辞准确、为人循规蹈矩、生怕伤害他人,良善而温和。

只是在你身边啊,我想把这些感性,这些情绪垃圾都摊开来,今夜我们痛哭失声,明朝继续赶路,向着光亮,储备坚强,试图永不疲惫。愿你在我身旁。

八月长安描述过,就像狗狗面对最信任的人,总也曾亮出柔软的肚皮,任君踩踏。

如果你需要我无时无刻都成熟,那对不起,你还不足以,陪我抵抗孤单。

*作者:陈大力,ONE万赞作者,简书签约作者,有力量的少女。新书《怕什么前途未知,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即将上市。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