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023——关于许巍的青春记忆

时间回到13年前2002年,17岁的我正沐浴在菁菁校园的朗朗读书声里。在校园里生活,简单而开心。我记得那个年代,还很流行听广播电台。下课间,放学后,上床前音乐广播的调频是我最丰富的课外生活。那个年代还很流行歌手上电台节目,不管是做任何的宣传。打电话进广播热线也就成了家常便饭。记得是胡彦斌要来重庆做宣传,能打进电台热线报名的就可以参加他的签售会。这等好事岂能错过,凭我的经验第一个打进热线,成功参加签售会。(当时我其实根本还不认识许巍,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后来得知那个时候许巍刚签约百代EMI,也就是后来的上海艺风)当时胡彦斌为百代EMI旗下艺人,由他的企宣也是现在的经纪人陈炯负责活动执行。由于当时我也算是电台熟客,各台DJ对我的胖胖印象特别深刻,也就混了个脸熟。负责主持胡彦斌签售会的DJ姐姐就给了我一些特权,比如站在歌迷最好的位置,比如能和胡彦斌拥抱的特权。就一场活动下来就认识了胡彦斌经纪人陈炯。反正后来大家还加了QQ。就因为认识了陈炯,才让我认识了许巍。

▼▼▼

和陈炯互相留了QQ以后,那个时候还是小孩子的我来说是件多么开心的事。第一次感觉能和明星如此之近,但也有几许害怕。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炯大哥既然通过了我的验证,我们竟然还聊上了天。

这一个画面我永远记得:

▼▼▼

陈竹:你好。

陈炯:你也好。

陈竹:最近在忙什么呢?

陈炯:累啊,带着斌斌到处宣传了。

陈竹:注意身体哟,有空再来重庆。

陈炯:会的 。

陈炯:对了,你听许巍不?

陈竹:没听过,她是?

陈炯:是他 ,不是她 ,晕 。他唱摇滚的 ,刚签约我们公司 。这样吧,把你的地址给我, 我给你寄点碟儿过来。

陈竹:真的么?太感谢哥哥了。 地址是 重庆XX。

陈炯:好的,就这样,我要忙了。

陈竹:感谢了啊。 再见。

▼▼▼

 

聊天主旋律应该是这样,中途我们还聊了一些有的没的的话,就这样,在17岁最青春的年纪里,我第一次听到了许巍这个名字。作为引荐人陈炯,虽然早就没有了联系。但上次在《我是歌手》上看到他 ,依然对他有着一颗感恩的心。

再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从未有过的焦急等待。直到一个温暖的下午,有同学跑来告诉我说:“陈竹,传达室有包裹”,一听到这话,原本瞌睡迷糊的我立马精神起来,飞奔地向传达室跑去。

那种激动和兴奋无法言表。有没有,竟然陈炯哥真的记得这回事,竟然包裹的箱子上大大地写着百代EMI的文字。当同学问是什么包裹的时候,我还很自豪地说唱片公司寄来的。

迫不及待地回到教室,打开包裹。首先进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封面为黑色的CD,一个男的留着一头长发,专辑封面写着:“ 许巍 时光漫步 ”这几个字。当时我也没有引起特别注意 ,反正心里却想着 “噢,原来这就是许巍,这个样子?”然后继续翻看着包裹的其他物品。同学们都凑上来好奇地观看。还依稀记得里面当时还有胡彦斌的新专辑 ,还有盘叫赵默的女歌手的碟,还有个灵感乐队的EP ,还有几份百代内部的宣传刊物。

 

 

艺风公司宣传册

▼▼▼

 

要知道,作为一个普通又不能再普通的学生来说,在一个偶像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里,当时的我感觉特别幸运。

 

当天下午,我就拿出了我自己攒下的几百元钱,叫上朋友一起,去商场买了一个当时还是松下索尼的CD机。

整个下午完全没有心思上课,连晚自习都没有了兴趣。迫不及待地拿出CD。结果,放入CD机的第一张碟子 -许巍 《时光漫步》

当《时光》这首歌旋律响起的时候,我竟然目瞪口呆。原来摇滚是这样的!

 

从那一刻起,我喜欢上了这类型的音乐。爱上了这旋律。

 

二、了解许巍

就这样,就这样的认识了许巍。从《时光漫步》开始,从百代EMI开始。这一张专辑在 2002-2003年期间获得了太多的奖励。各大流行音乐榜也看到了许巍的身影。不管是签约公司包装也好,还是艺人明星发展趋势也罢。许巍凭借《时光漫步》这张专辑让更多人知道了他,认识了他,甚至喜欢上了他的音乐。我绝对是这张专辑的脑残粉。

因为我记得,在那之后的时间里,我一共买了2次这张专辑,因为前2张碟子被我听花了,CD机读不了,放不了歌了。不过我都没舍得丢那2盘坏了的碟子。

每一个清晨,起床后总会带上耳机听几首歌,中午休息时也爱不释手。晚上睡觉前就更不用说了,必须陪伴入睡。但现在回想过来,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因为年纪还小,也不太理解歌词的含义,但就是喜欢听。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任性。再听了一段《时光漫步》专辑后,我才知道许巍之前还发过2张专辑。于是我才逛音像店,找电台的DJ们帮忙,才听到了许巍以前的歌。好像《时光漫步》那张专辑的时候,虽然许巍拿奖拿到手软,但一些杂七杂八的声音也挺多的。由于我没有从他第一张专辑开始听起,所以我也无法在那个时候太理解那些说他人的心情,因此我也没有在乎太多,以《时光漫步》为主的又混合着听《那一年》和《在别处》。后来才知道大家说许巍变了,从愤青变成了温暖,从嘶吼变成了诉说。从摇滚变成了民谣之类的。反正就是不吼了,不怨了。但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就像《时光漫步》那张专辑宣传词说的 改变的,不改变的。一样的,不一样的。那都是许巍。

从2003年开始,从一张《时光漫步》开始,混合着《在别处》《那一年》。我渐渐地疏远了张信哲,周杰伦等曾经喜欢的歌手。而我听歌的路子也从所谓的港台歌手转变为当时叫内地原创音乐。

 

那一年专辑

▼▼▼

许巍的音乐就一直重复着,重复着。直到2004年,朴树的出现。 朴树带着《生如夏花》专辑,和当时《时光漫步》的许巍一样称霸2004年的歌坛。当时的朴树也拿奖拿到手软,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重庆很喜欢搞什么圣诞节晚会。各个主题公园都在请不同的明星。由于有了前2年许巍的音乐熏陶,我对朴树音乐的喜欢就不言而喻。

记得是2004年圣诞节,朴树来了重庆。我又是靠着电台脸熟的优势。我这次有幸参与了朴树重庆宣传整个一天的行程。感谢当时重庆人民广播电台的鹿子姐姐给我这次机会。跟着她一起从机场接朴树开始,一起吃饭,一起彩排,一起演出。当时的朴树依旧低调,平淡。在演出前的晚饭中,我坐在朴树的旁边,但并不太敢跟他主动说话。我就看着他们大人聊着,笑着。快20岁的我,还只是一个孩子,能和明星同桌吃饭连想都没有想过,就更不用说和他们聊天了。

后来的画面也让我永远记忆深刻。在朴树上台前的候场时间,我被主持的电台姐姐安排在后台,以便特殊情况发生时好有帮助。在朴树上台之前,首先是主持人上台暖场之类的。当鹿子姐姐上台后,我和朴树都沉默不语。但之后的一个声音让我心跳加速。

▼▼▼

 

朴树:你还是学生?

陈竹:是的。

朴树:第一次跟着来玩吧?

陈竹:嗯(拼命点头)

陈竹:我很喜欢你的音乐。感谢你。

朴树:谢谢你。

朴树:还喜欢听谁的?

陈竹:许巍。

朴树:嗯 (拼命点头)许巍的音乐也很棒,我也喜欢。

陈竹:啊。真的吗?

▼▼▼

 

之后的一些对话我也模糊了,反正没过多久朴树就上台表演了。他演唱的时候,我就是个小歌迷 ,跟着他唱《来不及》《傲慢的上校》《且听风吟》《那些花儿》《生如夏花》。和台下的歌迷一样,和自己这么喜欢的明星如此之近。开心至极。而那一天过的很快很快,彷佛做梦一般。

从2004年开始,朴树和许巍的音乐就彻底挤掉了其他歌手。左耳许巍,右耳朴树。反复着反复着反复。

三、走进许巍

从03年还是04年开始,网络的普及和迅速和发展。大家都喜欢在网上玩BBS。于是我加入了许巍的音乐朋友论坛和朴树的沸点音乐论坛。并给自己取名竹子。由于当时注册时竹子被人抢先注册了,想了一会后决定加个023(023是重庆的区号,代表来自重庆的竹子)直到现在都用了十几年的网名,还有朋友问我023是什么意思,恰好在这里一并解释。

然后我就用竹子023这个名字开启了我的论坛生涯。

那个时候其实很单纯,年纪也小,什么也不懂。每天最开心就是放学后上BBS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们谈天说地。被称灌水。因此这样认识了很多有着共同爱好却又不是生活在同个城市的朋友。许巍论坛这样,沸点论坛也是如此。

时间到了2005年一月份。有一天我在音乐朋友论坛看到了一条西安许巍歌迷朋友聚会的消息。平时大家在网上聊地这么火热,终于有人组织大家见面聚会啦。不过,聚会的地点选择在了许巍的家乡西安。可能是当时西安歌迷最多的原因。很多外地朋友都遗憾表示无法参加。我也一直犹豫不定。毕竟才20岁,当时也很少出远门,更何况是学生也没多少钱。但经过自己思想斗争之后,我最终还是决定了请2天病假,然后独自一个人去西安参加歌迷聚会。

 

重庆-西安火车票

▼▼▼

 

印象中那个时候还是坐了20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来回100多元的硬座票价对于10年前学生的我来说也算是一笔大开销。我也忘记当时自己怎么攒了这些钱就来到了西安。和天天在网络上聊天的伙伴见了面。大家一起聊许巍,聊生活,更多的时间我却是一个倾听者。可能是外地人的原因,也可能是太年轻,但我根本没感觉到孤单。参加聚会的人也多,印象中20人以上,包了个小酒吧之类的地方,大家聊天,弹琴,唱歌。认识了小飞,灵魂,安然姐很多很多音乐朋友。(抱歉有些朋友确实记不到名字了)反正大家都还挺照顾我这个胖弟弟的。由于当时一个人去西安,也没有多少钱。灵魂姐和小飞当时应该在处朋友。就把我带到了他们租的一套房间里住。房间比较简陋,小飞会弹吉他,平时没事就在西安钟楼的地下通道里卖唱。在西安的几天里都跟他们住一起。挤在一张床睡觉,几个人吃一桶泡面,甚至买一包瓜子儿来作为玩扑克的赌金。但是最最开心的事却还是陪小飞一起去地下通道卖场。印象中的小飞当时黑黑的皮肤,留着一头长发,背着一把吉他唱着许巍的歌。我们就像歌迷一样,附和着唱。那个时候没有烦恼,没有压力,就简单地快乐歌唱。

 

 

时间已过去多少年,如今的你们在哪里?经历着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幸福和伤痛?-许巍《少年》

▼▼▼

 

从06年《绝版青春》演唱会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些音乐朋友。前段时间在微博上关注了安然姐,也在微信中找回了灵魂姐。得知他们现在生活都挺好,我也很开心。都结婚了,有小孩了,当妈妈了。但那一段日子,虽然只有几天,却永远印在我的记忆里。

说起西安,此时此刻的我正在西安的咸阳机场写着这段文字。从西宁才参加完风马音乐节转西安回重庆。感谢音乐朋友易纳给我一次写作的机会,要不是易纳说要采我的故事,我可能永远不会这么详细地去回忆这些关于许巍的点点滴滴。

话说正题。参加完西安音乐朋友聚会之后,我又乖乖回到我的城市。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唯一地改变就是更喜欢许巍的音乐了。

直到2005年下半年的一则新闻,让我彻底沸腾。许巍将在05年8月13日 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属于他自己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

分页阅读: 1 2 3 4 5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