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年少行不欢》

似乎是因为曾经爱过,所以分手以后的再次相逢才变得尴尬。比陌生人更疏离,更隔阂,更无措。

陌生,意味着还有一个未知的未来,或拉近或拒远,而已经撕裂的亲密之间,横亘了一道时光划下的鸿沟,没有能力也没有理由去逾越。

赵列站在“年度金融先生”领奖台上,接过他职业生涯的最高奖项,在缭乱耀眼的闪光灯中,在济济华堂的千余宾客里,一眼看见了她,一如多年前的初遇。
时间的河流在这刻凝结起来,仿佛只要向前一步,就会去到那个茉莉花香盈鼻的仲夏。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错觉。
他和她,隔着十二步,一个同业联盟,两个团队。这就是“年度金融先生”赵列和“首席谈判官”卢青崖之间的距离。
她和他,隔着五年,前女友,前男友。这是“双冠黄金分析员”卢青崖和“年度红马甲新秀”赵列之间的距离。
回想过去,赵列并不能骗自己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都市爱情的死亡,大多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只在日复一日的消磨中,从鲜活走向苍白,平淡地无疾而终。

帕累托原则告诉我们,20%的事情能够带来80%的效益,应当享有优先权。

那会是大客户的一个抱怨电话,却不会是她的一个问候电话,那会是助理一天两次的微信报告,却不会是她一条普普通通的聊天信息,那会是一场关系几个亿投资的路演,却不会是她对江南小镇的淡淡憧憬。

事实上,卢青崖比赵列入行要早三年,并且已经在自己的领域中进入第一梯队,她也没有多少闲暇时间。

一通通无人接听的电话,一条条石沉大海的信息,一次次只在机场才能彼此擦肩的别离,一天天在行事历上往后推移的约会。

渐渐地,即使这样单向的联系,也稀疏下来。至于赵列,或许他发现了,或许他没发现,谁知道呢?

最后,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分手吧。”

而赵列在按照优先级别处理完几百封邮件,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已是两天以后。

他愣了愣,翻开手边的电子行事历,最近一次两人单独见面,是在机场候机区的咖啡店,而那个时间,停留在一年零二十天前。

他打开回信页面,键入“好。”
按发送。
页面关闭,邮件自动归档,淹没在几千封近期邮件的汪洋大海中。
一见钟情,两年交往,至此尘埃落定。没有人挣扎一下,挽回一下。

赵列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位年长他九个月的女性,那副温和柔软、素雅甘美如一朵茉莉花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无比刚强坚决的心。

即使他不刻意打听,也慢慢知道,她换了工作,换了职业,换了手机,换了住址。

时至今日,努力、勤奋、辛劳,野心、实力、坚韧,并非科班出身的赵列在大鳄横行的金融领域开拓出一个以他为王的国度。

然而只有他和她知道,那样正面励志的故事背后,却绽放了一朵让玫瑰园沙化成荒漠的死亡之花。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终究只是一个梦想,它甚至不是谁的理想。
有人从一侧拍了拍卢青崖的肩膀,示意她向台上看来。
四目相对,这一瞬间的心酸,就连赵列自己都觉得矫情。
作者:烟雨江南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