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人都配,和你谈钱

01

有一位老教师,她的学生向她借钱,只要他们开口,说出理由,通常她就会选择相信,借给他们。为什么她会随便把钱借给学生呢?
这位老师觉得,学生还没有踏入社会,他们基本上是淳朴善良的。作为一位教师,应充分相信学生具备良好的道德品质。也就是说,在她看来,学生的品质是学生借钱的抵押品。
有个男同学丢了20元零花钱,向她借15元。后来学生说,钱是他自己弄丢的,他不能跟家人要钱,不然会挨骂挨打。所以没钱还给老师。老师说,算了,下次注意就是了。
一个女孩说生理期肚子痛,向她借30元去校外买药。后来女孩妈妈发现,孩子那个星期的零花钱多了,向老师询问方知,替孩子还了钱。其他没有还钱的,估计家长都不清楚。
这位天真善良的老师不解,不理解现在的一些孩子为什么和我们当初不同。这位老师把学生“应具备良好的”道德品质当成他们借钱的抵押品,却忽视了这品质形成的背后,需要学校、家庭、社会教育等多方面的共同协作,才有可能合成有效的抵押。
借钱,不分年代,言必信行必果的品质不过时。
02

大学时,宿舍有个姑娘,因家里出了点事儿,急需用钱,说解决了就还。那时睡在上铺的一姑娘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做家教,在同学中腰包算宽裕的,借给她400块。相当于当时多半个月的生活费。姑娘家事解决了以后,却迟迟不提还钱一事。上铺的姑娘心里别扭,那钱是她在别人休息时,辛苦兼职换来的。她小心翼翼地找对方要过,被以手头紧、家里困难为由拖延。直到毕业,也不见还钱。现在,她们身在异地,早失去了联系。
《后会无期》中的一句话说的没错:借钱,就是骗朋友的钱。
03

我看过一段心理访谈,来访者是姐姐。她讲,妹妹婚后与妹夫做生意,多次向她借钱,却从不提还。妹妹再次张口,姐姐觉得不能再借了,说这钱不如拿出来赡养父母。妹妹已经把姐姐之前对她的帮助当成了理所应当,面对姐姐的拒绝,非常生气,不再与姐姐来往。
当姐姐的,一想起这事,阵阵心寒。赌气时也想开口要回之前的那些钱,可又不忍心,也怕父母知道了为她们亲姐妹反目而伤心。
心理师建议并宽慰:这是认清真相的代价,当作给自己交了学费,或者捐赠了,只是要从今开始止损。
04

我参加了“坚持晨读100天”的挑战活动。活动规则是连续100天6:00-6:30之间晨读打卡,风雨无阻。倘若参与者中途违反规则,将提交罚金给主办方,罚金将作为严格坚持到最后的参与者的奖金。

活动的初衷简单,一群爱读书的人,聚在一起做一件有点儿难度,考验毅力与诚信的事。这个过程,除了收获知识和对自己坚持的肯定,再有就是,结实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刚加入活动时,每位参与者的表现不同。有的人信誓旦旦,坚信自己一定会笑到最后;有的人认为,这个活动可以督促自己早睡早起,养成晨读的好习惯;有的人则不够自信,心怀忐忑,说已经做好了提交罚金的心理准备......
事实上,活动进行到今天,中途挑战失败的,其中有三位退群并拉黑主办者,无视自己笃定并确认的活动规则;其中一位违规,虽未退群,却迟迟没有发声;有两位解释了违规的原因,主动提交了罚金,并继续晨读。后者的表现,我心生敬佩。
活动建立在一群有着相同兴趣爱好的陌生人之间,没有任何协议作为约束,完全由毫无条件的信任和各自的诚信作为支撑。
为这区区几百元,你所表现出的逃避、沉默或是拉黑,不是生活困窘,不是经济危机,而是诚信缺失。
05

两年前,我稀里糊涂成了房奴,存款由几个0变为0。当时首付差了点儿,于是,我体会了开口向人借钱的滋味。
我将实情说与对方,对方若应了,就帮一把;若有难处,我能理解,便作罢。
有因最近房子装修手头紧,缓一缓再说的;有因准备订婚,筹备彩礼,目前囊中羞涩而婉拒的;有因频繁换工作压根没存款,反而需要我贴补的;有二话不说,直接要账号汇款的;还有捣腾手里的几张信用卡来帮我凑钱的......
在此之前,我对朋友是能帮则帮,从不犹豫。可真当自己深陷囹圄,急需用钱时,要回当初借出去的钱都觉吃力。对方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推脱、延迟,让你无奈,手足无措。
这段被我轻描淡写但让当时的我心力交瘁的人生经历,被封存为一笔成长的财富,它让我明白:
人家借你的,是信任。帮你的,是情分。不借不帮不过问的,你也不必当真。
06

后来我发现,在你最需要援助的时候,有时,正是曾经接受过你帮助的人不见了踪影。反而那些在生活中,人情上,从未麻烦过你,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会慷慨相助。当然,也有例外。
都说“别跟熟人谈钱,别跟陌生人谈情。”
其实,熟人谈钱,需要莫大的勇气。谈的是彼此的赤诚相待,诚信相交。原本并不复杂,助人一臂的解囊之事,往往被别有用心的人,坏了味道。
莎翁在《哈姆雷特》中的经典对白:
“不要把钱借给别人,借出去会使你人财两空;也不要向别人借钱,借进来会使你忘了勤俭。”
个中滋味,只有切身感受过,才能真切地体会。
不过,就算你人缘再好,能在你困难的时候帮你一把的,只有那么寥寥数人。当竭尽所能,珍惜。

*作者:欣公子,简书作者,中文系女子。离开体制,左手教育,右手写作。常书正义之言。写温情、理性、自省、有情怀的文字。体人间烟火,品雪嚼梅;感人情冷暖,幻化成章。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