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成本只有100万,但是比那些大片好看多了

有些电影,看过就忘。比如漫威系列,打打杀杀笑笑,出了影院,全部抛诸脑后。另有一些电影,不打不杀,节奏不快,却能够让人辗转,在出神的时候想到它,比如昨晚去看的《路边野餐》。

《路边野餐》是年轻导演毕赣的第一个长片。凭此片,他获得了2015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以及国外电影媒体的大加赞誉。

路边野餐
导演毕赣

看了一些采访,发现毕赣这人很有意思。他不太像这个商业时代里的人。1989年出生,今年27岁,很年轻,这么年轻又有想法的人,大多跑到一线城市去打拼,妄图实现梦想。毕赣却没有,他待在凯里,你知道凯里吗?那是贵州黔东南的一个小城市,大概三四线吧,被山包围的地方。
《路边野餐》在国际上获得赞誉后,有人找他拍片,他没动,还是待在凯里。我去过一次凯里,从火车站出来,坐的士去了苗寨,从苗寨回来,再坐汽车去从江,没有在凯里停留,但记得城市和山的关系,挨得很近,整个城市有种生活的气息,不高昂的,安静。

《路边野餐》也有一种安静甚至神秘的气息,和电影中大片大片的绿色山林相契。

虽然,我蛮喜欢这部电影,虽然它正在上映,并且很快就会下线,但是我也不敢贸然推荐别人去看。因为它太独特了。我只能说说我的感受。

这整个故事本身就很独特,他的情节开合特别小,但是蕴含的细节却极为丰富。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陈升(不是唱歌的那个陈升),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由毕赣的姑父陈永忠 饰演),他曾经坐过牢,目前在一家小诊所当医生。

电影的开始线索很散,一会将镜头对准陈升,一会对准一个叫卫卫的小男孩,一会对准一个叫老歪的中年男人,还有诊所里一位头发全白穿着白大褂的老太太。

需要耐心,影片进行到20多分钟之后,我们终于可以拼贴出大致的线索。老歪是陈升同母异父的弟弟,卫卫是老歪的儿子,那个老太太是陈升现在的同事。

在看似散漫的镜头中,有一个矛盾渐渐凸显,这个矛盾隐藏在过去,但对现实发生了影响。事情是这样的:陈升的母亲在陈升服刑时去世,她把唯一的房子留给了陈升而不是老歪,这引起了老歪的不满。

母亲在去世前托人带话,要陈升多照顾卫卫,因为老歪成天打牌、浪荡,是个废人了。而老歪放话说,把卫卫卖了也不要你管。

接着就进入到影片最重要的华彩篇章了——陈升去镇远接卫卫。除了这一任务外,同事老太太还给了他另一个任务,这个老太太有一个老情人,文革时分开了,现在他快不行了,但是她太老,去不了,托陈升带去一件衬衫,一盒磁带,还有一张情人年轻时的黑白照片。
陈升在途中经过了一个叫做荡麦的地方,这是一个靠河的镇子。这整一段经历,时长42分钟,一个镜头拍摄完成,这个镜头跟随陈升经过了好几里的路程,牵涉了好几个人物,并且揭示了好几段关系。这一段行云流水,特别迷幻,但是由于技术原因,有少量技术瑕疵,蛮遗憾。

这一段,你可以理解为一场梦,因为在这里,过去、未来、现在都交织在一起了。

这一段里牵扯出三个人物,一个是年轻人小伙子,开摩的,路上遇上陈升,搭了他一程。一个是小伙子喜欢的女孩洋洋,她准备去凯里当导游。一个是洋洋的朋友,在镇上开一家小理发店的女人。
很多人说这个长镜头很装逼,我却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这个镜头像一个幽灵一样,提醒着你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不像一般的电影,要让观众察觉不到镜头的存在,完全的进入故事。《路边野餐》里的这一段,镜头本身就是一个角色,它时刻昭示自己的存在。比如镜头跟随载着陈升的汽车往前,突然镜头一转,朝着一个小巷推进,出了小巷,是一个陌生的地方,等了一会,那辆载着陈升的汽车又出现在镜头里,原来镜头抄近路在这里等着呢。还有,这镜头跟拍人,只要遇见拐歪,就拐直角,生怕观众忘了它的存在。

并不是整部电影的镜头都是这样运用的,这是导演刻意为之,像一个偷窥者一样,展现这一个小镇上的相遇。神奇的相遇。

有什么神奇呢?

首先是那个小伙子。我们知道陈升的目的地是镇远,他是来接卫卫的,但是这个带了他一路的小伙子,在分别时告诉他,他叫卫卫。

其次是理发店里的女人。理发店里的女人和陈升已经去世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他一见到理发店的女人就情不自禁,但显然那女人不认识他。他洗了一个头,坐在椅子上,突然讲起自己的故事,讲起他曾经和妻子住小房子里,房子在瀑布旁边,他们在家只跳舞,不讲话,因为讲话也听不见。又讲到他妻子最后给在狱中的他写的一封信,信上说,她想去看海。说着说着,陈升就哽咽了,我心里也被刺了一下。
后来,陈升离开了荡麦,镜头恢复正常。两个任务进入收尾工作。第一个任务,找老情人。老情人已经死了。他把衣服和照片给了老情人的儿子,但是磁带没有,磁带在荡麦时送给了那个理发店里的女人,但是他对老情人的儿子说,“磁带在路上掉了。”这里可以看成是陈升在骗人,也可以看成是真的掉了,前面的荡麦是虚幻。

第二个任务,接卫卫,卫卫没接回去,花和尚带着他。他只是默默的从远处看了看玩耍的孩子。

他坐火车回凯里了。电影结束了。

我的阅片量不广,没有看过阿彼察邦,不知道影评人盛赞的现代主义的风格是怎样的。但是作为普通观众,还是可以直接面对这部电影的,当然,需要多一点的耐心。

虽然这部电影看起来还是挺粗糙,但是看进去,会发现很迷人。这种迷人,不是剧情上的,而是感受上的,电影中总是会出现陈升念的诗,诗就是这么一种东西,可以感受,但要分析就困难。词语和词语并置,就这样发生了力量,你也许不懂词语背后写作者的真正用意,也可以感到情绪和美。

《路边野餐》的情绪是潮湿的,暗哑的,低回的。这个一个关于记忆,关于和过去和告别的故事。

来源: 魏小河   不止读书

愿能在这里能带你片刻的宁静或者深思,获取久违的感动。